There were 1,501 press releases posted in the last 24 hours and 218,030 in the last 365 days.

“三大圣雄”,无一不是声名传遍四海、成就震铄古今的伟大人物,他们的共同点和不同点在哪里?时至今日,我们应以怎样的形式纪念他们? 您的圣雄是谁?您又会以怎样的形式纪念他?

透过李光耀、胡志明、甘地三位人物各自的经历与成就,我们不难体会出他们何以成为伟人、至今仍被纪念的缘由。不过后世为这些伟人而建造的纪念建筑通常坐落于世界各地,非常不便于民众凭吊或者瞻仰。因此,GLOBALWARMIC一个可映射现实世界事物的虚拟平台,让人们在虚拟世界纪念伟人,也让伟人的精神突破物理空间的桎梏、得以延续。

GLOBALWARIMC平台让伟人的精神突破物理空间的桎梏、得以延续。”
— Kirin Soo
SINGAPORE, SINGAPORE, January 26, 2022 /EINPresswire.com/ -- 李光耀、胡志明、甘地,相信这三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。 李光耀是新加坡国父、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创始人,胡志明是越共创立者、越南革命领导人和建国之父,而甘地则是印度国父、非暴力抵抗学说的创始人,被称为“圣雄”。此三者无一不是声名传遍四海、成就震铄古今的伟大人物,但他们究竟伟大在哪里?时至今日,我们应以怎样的形式纪念他们? GLOBALWARMIC平台或许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答案。

李光耀:世界公认的语言治理
如果要形容李光耀的成就,单单用一个“新加坡国父”可能略显单薄。李光耀作为新加坡独立的直接促成者,不仅在之后推行了新加坡经济改革,还实行高薪养廉、设计选举制度、倡导文明举止等等。但相对来说罕为人知的是,李光耀在新加坡语言治理方面的成就。

对于国家来说,国家层面的语言治理是最重要的。而新加坡的语言治理被世界公认为是非常成功的。这主要表现在新加坡各民族及各语言使用者能够和谐相处,语言能为国家的政治稳定、经济发展以及文化传承服务。新加坡人既能用英语与世界保持联系与沟通,又能用自己的母语来维持和传承自己的本族文化。而新加坡语言治理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李光耀。
李光耀生活于多语言的环境中,自称“掌握六种半语言”,即英语、华语、马来语、爪哇语、拉丁语、日语,以及两门汉语方言(福建话、客家话)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他体会到母语是民族之根,与民族的历史、传统、文化密切相关,认为双语或者多语政策是解决语言冲突的良方。因此,他针对新加坡国情制定了“多语+双语”政策,即英语、华语、马来语、泰米尔语均为新加坡官方语言,且每人至少学习、使用两种语言(族语+英语)。正是这种“多语+双语”的政策,才形成了新加坡长期以来教育制度的基石,以及其社会稳定的基础。

胡志明:身体力行彰显道德风范
世人皆知,胡志明是越南革命领导人和建国之父,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但其对于道德领域的成就,不深入了解的人很难得知。胡志明虽没有发表过关于道德问题的长篇巨著,但是他通过大量短小文章和讲话阐述他对道德的观点,并且严于律己,身体力行用一生的实践和行动体现了一家革命家的道德风范。

胡志明认为,道德是革命者的基础,如同树的根基、河流的源头。一个人有了力量才能挑得起重担,走得了远路;一个革命者有了道德才能完成革命的任务。他在《革命之路》开卷第一章就讲,“必须有德才能有智,有了智以后,德便可确保革命者坚持自己的信仰和追求的主义。”事实上,他本人也是这么做的。胡志明在最初投身革命活动的时候就拿《革命之路》作为教材,向有志于革命的青年教授内心具备道德修养的意义;他在党内加强革命道德教育,并反复强调道德修养的重要性。甚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胡志明仍念念不忘干部、党员的道德教育。他在《遗嘱》中恳切地说:“……每一个党员和干部必须真正具备革命道德,真正勤俭廉正、至公无私。”

甘地:直面世俗之耻
提起甘地此人,可谓是举世闻名,然而多数人似乎对其耳熟而不能“详”,不少人得知甘地,还是源于理查德·阿滕伯勒导演的传记片《甘地》,又或者是泰戈尔赠予甘地的尊称——“圣雄”。

但在不少研究者看来,相较于以上途径,通过《甘地自传》来探寻甘地本人的形象,才能够深入理解甘地的伟大之处,以及他是如何完成“由凡入圣”这一转变的。甘地出生于传统的印度教家庭,自幼腼腆、羞怯、循规蹈矩。在他写的《甘地自传》中,“愧”或者“耻”是重复出现最多的一个高频词。比如在讲述自己的童婚经历时,甘地就颇感羞愧;而对于自己父亲的死,甘地所体验的“耻”最多(甘地在父亲重病时仍旧上学,还错过了与父亲的临终告别,因而他认为自己没有为父尽孝)。甘地不断讲述并主动投身于人生中各种让他感到“愧”或者“耻”的经历,并将此看作自己体验真理的形式(“体验真理”也是《甘地自传》的副标题)。甘地还在自传中提及了种种恶行,他清楚地知道这种恶也是存在于自己身上的,于是想通过努力戒除这斑斑劣迹,并由此改造他的“世俗之我”,健全他的“脱俗之我”。可见,甘地的人生如同一场不断体验真理的实验,直至最终完成“由凡转圣”这一目标。

透过李光耀、胡志明、甘地三位人物各自的经历与成就,我们不难体会出他们何以成为“伟人”、至今仍被纪念的缘由。不过后世为这些伟人而建造的纪念建筑通常坐落于世界各地,非常不便于民众凭吊或者瞻仰。基于此,BRR开发的GLOBALWARMIC——一个可映射现实世界事物的虚拟平台,可以让人们在虚拟世界纪念伟人,也让伟人的精神突破物理空间的桎梏、得以延续。

KIRIN SOO
NAGA & MACANS
om.kirin@nagamacans.com